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[电子邮箱] 登录名: @XINYU.GOV.CN 密 码: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当前位置: 首页 - 艺术天地 - 异域掇英
刘学正的三篇新作
日期: 2013-11-22 来源: 新余人大 作者: 刘学正(阳谷县) 【字体


企鹅的借力

 刘学正


  人迹罕至的南极大陆,一只只企鹅漫步在冰层上左摇右晃,走走跌跌,孩子一般笨拙可爱。其实,企鹅是一种很聪明的动物,虽然上天只给了它们一副圆滚滚毛茸茸的耐寒身材,根本不适合飞翔,但却丝毫阻挡不住它们向“飞翔”进发探索的脚步。
  这些优雅的小精灵们,先是找一个相对开阔的冰窟窿,而后一个猛子深深扎进海里,在水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,当它们快要浮出水面时,又是一个更有力的猛子向海底再次冲刺。如此几番,企鹅已经到达了它所能承受的海底最深处,这时它抬头蹬腿拍翅,朝着水面光亮不断加快拍动翅膀的频率,如同一颗迸发的飞弹,猛地窜出冰窟窿,以飞翔的姿势,惬意地落在冰层上。
  针对企鹅这一比鱼跃更美的弹跳本领,生物学家给出的解释是:企鹅充分借助了水压和浮力,它扎的猛子越深,距离水面越远,获得的水压与浮力就越大,弹跳起来的也就越高。可以说,企鹅的能够“飞翔”,让笨拙的身体也可以体验到腾空的魅力,完全是它懂得借助外部力量,进而成就自己的智慧结晶。
  现实生活中,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,在前进的道路上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苦挫折,并且有些难题是由自身的先天缺陷造成的,无论如何修正都难以“飞翔”。此时,我们不妨学习一下企鹅的借力智慧,不局限于自身的小圈子里,巧妙运用外界优势弥补自身缺憾,毫不畏惧海底的深邃,猛子扎的越深,腾空而起的也就越高!









牧羊犬的失职

 刘学正


       凶残的草原狼,潜伏在羊群的边缘,它们迫于牧羊犬的威力,尚不敢轻易发起进攻。
  思量再三后,草原狼作出了一个决定,它们放声嚎叫,不停地在原地跑来跑去。牧羊犬警觉起来,迅速向羊群发出指令,正在啃噬美味鲜草的绵羊闻讯纷纷逃亡,但过了一会儿却发现没有什么异常,于是又心安理得地恢复了原状。草原狼并未就此罢手,紧接着又发出第二次第三次攻击信号。几个回合下来,羊群疲惫不堪,它们对牧羊犬很有意见,再也不肯相信它的“鬼话”了。
  不仅如此,羊群还派出民意代表向帐篷里的牧羊人投诉:“牧羊犬非但没能照顾好我们,还不停地无故打扰我们的安静!”“我们吃不好草,就长不了肉;没有肥膘,也就产不了奶,下不了崽!”牧羊人听罢,勃然大怒,不由分说将牧羊犬狠狠打了一通,训斥它:“如再敢骚扰羊群,定不轻饶!”
  等草原狼再一次出现,发出攻击信号时,牧羊犬习惯性地直起脖子准备警告羊群,但它迟疑了一下,低下头舔了舔流血的伤口,选择了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   羊群的最终结局,相信你我都明了。
  当无知的绵羊把牧羊犬告倒,而牧羊人又不能明辨是非,这个时候,羊群就危在旦夕了。事实上,一个国家,一个民族的兴衰存亡,又何尝不是如此呢?





城管的星星

   
刘学正

    前段时间,我去旧书店淘书时,邂逅了多年未曾见面的老同学薛亮,早就听说他如今在城管队工作,果然,原本就是校草一枚的他,在笔直的制服衬托下,显得愈加俊朗。他手里捧着一个盛满小星星的玻璃瓶,是那种用纸折成的小星星,五颜六色挺好看。我问他,女儿的?他笑道,是我的,我自己的。哈,你都多大人了,还鼓弄这个?他轻轻晃了晃玻璃瓶,似乎是在喃喃自语:这是我收到的很珍贵的礼物,比生日礼物还要重要。我见他陷入沉思,话里有话,便推了他一下:说说吧,这里面隐藏着什么故事?
  那是薛亮加入城管队两周年的日子,在他跟队友们的努力下,原本摊贩占道习以为惯的区域焕然一新,他被调到另一个区域工作,并担任小组长。这个新的区域,占道经营的情况要严重的多,用密密麻麻来形容也不为过。薛亮带领队员赶过去后,摊贩大军早已闻风而动,只剩下满地的污秽垃圾。大家准备向下一个摊贩聚集点进发。这时,薛亮发现右脚被住了,低头一看,竟是一个瘦弱的小女孩,双手抓着他的鞋,瞪着大眼睛问他:叔叔,您的鞋带开了,我帮您系上好吗?
  不用,谢谢你,我自己来吧!薛亮蹲下身子,可是小女孩没有松手,她显得很急切:让我系吧,让我系吧,我很会系鞋带的,我常帮弟弟系鞋带,不然走路会摔倒的!队员们喊薛亮快走,薛亮知道同事是怕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,拍下小女孩给城管系鞋带的图片,然后散播网络,对于这个,他也有些担心。叔叔,您就让我帮您系吧,要是学校比赛系鞋带的话,我肯定能拿第一!小女孩稚嫩的言语把薛亮逗乐了,他想眼前这么单纯的孩子,怎么会有恶意呢,怎么能够拒绝这么一颗善良的童心呢?薛亮点点头,说谢谢你,你真是一个好孩子!
  小女孩儿有些激动,她飞快地将鞋带系上却系成了死结,她又解开重新系好。好了,谢谢你。薛亮准备起身,可小女孩儿仍未松手,并突然死死抱住了他的脚踝:叔叔,不能……不能白系……”“你想干什么?薛亮顿生厌恶,说吧,要多少钱?”“叔叔,您误会了!我不要钱,我希望你以后别赶我们走好吗?小女孩儿腾出一只手,往身后一指。薛亮这才发现,在一截废弃的广告牌内侧,蜷缩着一个瑟瑟发抖的小男孩,他双臂死死抱着一个碎花布书包。小女孩儿接着说:我妈脑子不好使,两年前走丢了,我爸去找她,也两年没回来了。我奶奶不能下地走路,但手巧,书包里是她缝的鞋垫,想让我们卖了交书费。我们是头一天来,听他们说,你们是来赶我们走的,还会没收鞋垫,所以我让弟弟藏起来了,您能答应以后不赶我们走吗?能不没收我们的鞋垫吗?小女孩儿仰视着薛亮,语气近乎哀求。
  后来呢?小女孩儿后来怎么样了?我急切地问他,你不会铁石心肠给没收了,或者不让她再来摆摊了吧?”“那也叫摊?呵呵,兄弟我是那么无情的人吗?薛亮笑着摇头,后来我跟队里的几个同事一商量,人多力量大嘛,每人凑了一点钱就把姐弟俩的书本费给交上了,并计划长期资助他们完成学业!呶,这瓶小星星,就是今天小女孩儿跑到城管队送给我的,她说这叫平安星。

    小女孩儿送薛亮平安星,寓意自然是保佑他平安,但我却感觉它应该叫希望星,因为这些花花绿绿的小星星,让我看到了希望……


  责任编辑: [ 人大网站管理员 ]
关于我们 | 法律声明 | 联系方式 | 使用帮助
Copyright 2004-2010 www.itengxing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主办:新余市人大常委会 新余市人大常委会版权所有 (建议使用1024×768分辨率,IE6.0以上版本浏览器)